优游平台登录

[APH|黑三角]利益往来 48

[全部目录.]

※俺顶着锅盖来更新了TUT……掩面

※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喂)


第四十八章


王耀一向目的明确,这次也不例外。

来苏联的目的就是为了缓和两国冰冻许久的关系,这一点他早在出发前就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这就是国家关系,完全剔除个人的部分,永远站在冷静客观的立场上,做出最佳的选择方案。

 

两国之间,国力悬殊拳头不够硬时,那态度就得放软。

更何况是来谈和而非打架,那么面上的缓和一定要做足。

 

这些统统都是浅显易懂又能说服人的道理,王耀拿它们说服其他人,也拿它们说服自己。

 

他面上平淡,做出出访的决定轻描淡写到所有人都觉得只是公事,但心底里的另一道微弱的声音和无论如何都不想正面和苏|维|埃撞上的心理背后隐藏着什么却只有他自己清楚。

 

那是一种逃避。

即便只是微弱的那么一瞬闪过的念头,但那时候王耀却是真切的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了。

这种软弱的情绪让王耀感到了懊恼,却挥之不去。

 

站在伊万面前时,他总感觉另一个自己的感情在不断的被放大,那个人不是国家,只是王耀。

他很明白这部分的感情是没有必要的,不要的东西就该被舍弃。更何况世间比爱情重要的事情太多了,这种似乎只能出现在书中的,剔透又温柔的情感不太适合掺杂进他生命的灰色中。

 

事情后续交给了姗姗来迟的军队来处理,而伊万则冷着脸在安排完事情后一言不发回到屋内,拽着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王耀当时还沉浸在向来强硬的北极熊少有的示弱中,等他觉得自己早该离开时,已经被拖进了屋子里。

 

简单的包扎并不能应付被枪击中的伤口,回到室内后,快速赶到的医护人员立刻将伊万围了起来。

消毒、取子弹、重新包扎。

王耀默不作声在一边看着,并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北极熊先生的手一直抓着他的军装外套下摆的一角,死死不松手。

 

他们都很习惯疼痛。

即便是不带麻醉的直接用消毒过的镊子直接取出子弹,伊万的眉头也没皱一下。因此拽着他衣角的手背绷紧到发白自然不是因为疼的,王耀倒是很明白此时对方的心思。

外界的敌意和攻击伊万从来不屑一顾,可内部的瓦解与腐朽他就无法忽视。

那两个杀手究竟身份是什么?背后的人或者国家是谁?是怎么进来的?如何能对守卫森严的克里姆林宫了如指掌?是谁透露了消息?

这底下的肃清和彻查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甚至还不一定能找的出来。或许他们跟身边的高层有关联,又或者就是党派内斗争的牺牲品……

 

苏|维|埃沉默不语的坐着,在晦明不清的光线下他冷漠的神情中居然透出了丝丝的低落。

 

医护人员在处理完伤口中立刻安静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王耀看着拽着衣角的手慢慢松开,正准备先行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被人搂住腰拖了回来!伊万双手环住他的腰,将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身上。

 

这样依赖感十足的动作令王耀不自在的僵硬了一下,却没有大的动作。 

这样低沉的伊万可以说是他从未见过的,对方始终向外界展示的都是他那无坚不摧又冷硬强大的一面,仿佛不知示弱。

 

紧贴着身体的手越抱越紧,像是包含着很深的依赖和眷恋般。

 

突如其来的怀抱令王耀愣了一下,

 

“放手吧。”王耀瞥了他,轻声道,“你不应该这样的。”

 

过了一会,伊万才缓缓开口,但是环着的手臂却没有松开,“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冷下来的声调着带着烦躁,“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冷硬的口气也不过维持了几秒,他语气又轻了下来,“没有想到你还会来,我很高兴。”

 

耳边像是又响起了那声枪响。

王耀蹙起眉,他用力挣脱了那个拥抱,转过身看着那双执拗的紫色双瞳。他开始有些焦躁,或许是被对方的情绪影响到了,王耀沉下声,“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

 

“嗯,是想让我撤军吧。”苏|维|埃淡淡的笑起来,语气很轻,“这是你上司的意思,还是阿尔弗雷德的意思?”他看着对方倏然沉下脸的样子,紫色的眼睛流淌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温和,伸出手,“……是谁的都无所谓了,先让我抱一会。”

 

一个上司的离世并不能给他造成这么大的打击,而如今令他有些疲倦的则是这潭看似波澜不惊的局势。

看似庞大的军事帝国,有着令人胆颤到畏惧可怕军事力量,但这庞大的实力却被着另一股力量而慢慢的摧毁。

伊万很清楚,他早在最初时就输过一次了。柏林墙的建立并非是他胜利的标志,而是公开证明着他的失败。东德的人民成群结队的想要去往西德,不择手段,当什么都不能再阻止时,唯有剩下暴力,也只有暴力来使人民屈服。

人们拿着标语高喊着乌邦托国都的话语,但谁都抵不过利益,图报上人人富足的世界似乎离得很近,那仿佛是个天堂却无法与实际的金钱所比拟。伊万对此轻蔑而不屑着,却无法不承认,依附于苏|维|埃的各个政权,始终没有着巩固的凝聚力、甚至可以说是被凑在一起一样。

 

如今,也终于到了连假象一层层被撕破的时候了……

 

沮丧吗。

并不。

只是有些疲惫……

 

他下意识收紧了手臂,搂紧了怀里的这具单薄的身体,汲取着几乎感受不到的温暖。伊万不知道自己在渴求着什么,但却很明白他取得片刻宁静,只有怀里的这个人能给。他们之间永不会离得太远,连接着的土地令他们至始至终都不会分开的太久。

 

过了良久,伊万才慢慢的松开了他。

 

“小耀,你想让我退兵,这是不可能的哦。”柔和的声线平淡的轻诉着残忍的事实,之前片刻的柔和仿佛像是错觉,“我没有理由退出,这在宣告着我的失败。”

 

王耀微微勾了勾嘴角,笑意却未达眼底,他应道,“啊,我知道的。”

 

伊万挑了挑眉,扬起语调,半调侃着说道,“哦?难得你这么容易就接受了事实。”

 

王耀低头看他一眼,漆黑的双眼如同寒潭深处的黑曜石般,清冷的声音有丝嘲弄,“没办法啊,毕竟你虚弱的,只剩下暴力了。”

 

卧室内所有的温和旖旎瞬间烟消云散,场面冷静了下来,他们两人安静的对视着,但沉默中无形产生的对峙却再次锋利起来。

 

伊万紧紧盯着王耀,“看来,这次是那个金毛白痴的意思。”

 

王耀往后退了两步,想离开对方的控制范围内,却被牢牢的抓住。他瞥了眼手腕,笑道,“抱歉,收回前言,你的想象力也还是很丰富的。”

 

轻描淡写的冷嘲威力胜过无数敌人的尖锐的否定,伊万锁紧他的手腕,微微用力,“小耀,越|南军队的驻扎你应该和越|南政府去交涉……阿富汗的话,除非美|利|坚先退出去,我才可能罢休。而他不可能,我更不会,你拿这件事当我们之间缓和的条件,那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你的命令,越南政府能做什么决定?”王耀戳破了话中的敷衍,他轻笑了一声,“不是我们之间……”

 

“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伊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王耀并不在意他的反应,只是用力的扯回了手,“阿尔弗雷德希望你死在阿|富|汗,大量提供物力资金,甚至招募训练伊斯兰的战士想要拖垮你,看来你也很满意他这样做。”

 

“我不会输的。”斯拉夫人立刻反驳道,语气已经带上了固执和暴躁,他压低眼眉,不悦着,“就算是像我试压,你就非得一直得到那个白痴吗!”

 

即使离开了这么久,这家伙的控制欲仍在作祟。

王耀当做没听见,这样的结果他从踏入房间起就猜到了。苏|联会退兵根本是天方夜谭,他是那么骄傲,不会退让实属意料之中。

 

最后的答案已经出来了,那么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王耀看了眼身边冷着脸的苏|维|埃,理了理被弄皱的衣服,准备往门口走去,却再次被拖住!

被接连着来回拖拽几次,饶是王耀都有些恼了,他用力的挣了一下,正想回头质问对方,却在听到对方压低声线的低喃而愣住。

 

“小耀,这件事等葬礼结束后我会重新考虑的,给我点时间。”

 

“现在,多陪陪我。”

 

……

 

这是一场盛大的葬礼。

人类的新生的死亡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长街上的人们井然而又秩序,被风雪覆盖的街道此刻被扫的干干净净。

伊万和王耀这次却不是站在主要位置,他们虽然迟到了一些,但在这种场合也无从在意。王耀并未摸清此刻苏|联内部的波涛暗涌,但从伊万苍白的脸色上还是能猜到一点。

 

黑压压的人群缓慢的前行,寒冷的天气并没有成为送别的阻碍,人们自发的出行使得伊万冷硬的表情有了一丝的软化。

 

前行黑棺中的逝者平静安详,他的名字被记录历史,他的一生奉献给了苏|维|埃,在这个庞大的红色政权上刻下了鲜明的痕迹。

王耀平静的看着黑棺,注视底下的人群。他已经数不清见证过多少人类的新生与死亡,因此很难再有情绪的起伏。逝者是苏|维|埃前最高领导人,身份显赫,手握重权。但无论怎样的生命,总会有走到尽头的一天。这是一件极其平凡而又正常的事,可对于他们来说,却摸不到死亡的边界。

生命有个终结或许是件好事吧。

正因为生命的有限,才会在活着的时候用尽一切可能让自己不留遗憾。

而不像是他们,正是因为生命过于漫长,所以无论是恨还是爱都能淡忘在时间里,不复存在。

不管是谁给予的恨与爱……

 

王耀看了眼身边沉默不语的伊万,在惊讶的目睹了斯拉夫人堪称悲哀和软弱情绪后,此时他的情绪也莫名的烦躁。人类会随着生命的终结带走爱恨,可是他们不会。

 

北极熊跟背部挂件一样缠着人也是让人很头疼,特别是跟受伤的小动物似得一直想往人怀里钻……王耀冷眼看着他的行为,恍惚间想起当初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时,伊万冷漠而嘲弄的表情。

 

“你这样挺没意思的。”

这是对方当时的说辞,而现在王耀也想这么原话奉还。

 

葬礼的形成安排了一整天,从头到尾伊万也没站到人群的最前端,而是站在他的身边。直到人群散开,暮色将至时,他才缓缓的走到自己上司的墓碑前,放下了手里的花。

 

伊万笔直的站着,少了军装时的肃杀感,此刻的苏|维|埃就像是人群中的普通人,带着对国家领导人逝去的哀伤,孤单的背影在盛大的雪景之下居然有些无助。

 

他侧过头凝视着虽然面无表情,可仍然陪了他全程的王耀,嘴角恍然勾起了一丝微笑。盯着那张冷漠而又漂亮的侧脸,伊万脱口而出,“小耀,我们和好吧。”

 

东方人愣了一下,继而用着幽暗又漠然的目光了过来,过了一会才说道,“梦话应该留在梦里说。”

 

毫不留情的拒绝令伊万笑了一下,他缓缓的开口,“不答应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伤害过你吗……像是那一枪。”他抬起手轻点了一下对方的心房,“我让你失望了,是不是。”

 

“没有。”王耀不再看他,“我也没对你报过什么希望。”

 

紫眸一眯,有些不悦,过了会皱紧的眉头才缓缓舒展开。他看着自己上司的墓碑,过了半晌才开口道,“但是我有。”

 

回应他的只有宽广的夜色中的寂静。

 

伊万也不在意王耀像是放空了似得平静,只是盯着那块崭新的墓碑自顾自的说道,“你轻而易举的放弃了我,我却无法证明我也可以。”

 

“我以为有了能颠覆世界的实力,你就会心甘情愿的留在我身边,但事实上你所需要的不是我,而是只要一个强大的国家就可以。”夜风寒冷而凌厉,但伊万像是没感觉到一样,转头看向那双黑色的眼睛,“那我又为什么一定要非你不可呢。”

 

“我想报复你。”紫色的眼眸里没有一点点温度,伊万慢慢的走进王耀,轻轻挑起他的下巴,平静的话语像是钉子般血淋漓的钉在心底,“可没想到,绝望的却是我自己。”

 

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身体中忽然蔓延上的疼痛令伊万皱起了眉。这样的感觉不是第一次了,他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却无计可施。

 

可王耀此刻怔愣的表情带给他的满足感甚至压过了疼痛,让他产生了这个人还是在乎着他的感觉。伊万眯起眼睛笑起,在他慢慢崩溃的世界里,还是有个能令他在乎的存在。这仿佛是冰天雪地里那唯一的温暖,和黑暗中的光,但这点光却曾被他拒之在外。

 

对视间,伊万伸出手,将王耀揽入怀里,尽力忽视身体里刀割般的疼痛,温和的开口。

 

“我是不是真的失去你了,小耀。”

 

青年话语中犹豫的期盼就像是一双手那样紧紧攥住了心脏,王耀感觉到自己正慢慢的被逼到极限。

 

仿佛只要答应下来,他们就能一瞬间回到过去,一切的伤痕都不会存在。

 

但是错误不能重复,他不会再一次回到深渊。

他不能这么做,伊万也是。

 

伊万温和的力道像是抱着易碎品一样,王耀仰起头看向漆黑的夜空,脑海里不断闪过战争时的场面。鲜血淋漓的往事,狼藉的土地,死去的战士,被葬送的信任。

有些伤害,终其一生都无法忘记。

 

他在警惕和提醒自己。

错误不能重演……他也不能露出一丝一毫软弱和颤抖。

 

“该停止了,伊万。”

 

苏|维|埃突然怔住,他听着王耀淡淡地说,“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冷风带着刺骨的温度划过这片大地,四周如同死水般安静,只有风的声音才是真实的。

 

伊万僵硬的站着。

紫眸中希冀的光一下子熄灭了般,他下意识用力握紧对方的手腕,他很明白,这次松开后,他们就不可能再会有接触了。

 

但这次,以往总对他的退让带着包容的东方人却没再给他挽留的机会。漆黑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犹豫,果决的如同每次做出决定一般。

 

王耀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没有再回头的消失在夜色中。

 

——TBC——


评论(360)
热度(224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茶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