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游平台登录

[APH|黑三角]利益往来 14

[全部目录.]


第十四章


联合国军的临时驻扎处一片寂静,战局的连续失利让指挥部士气低昂。这里是他们暂时的据点,几乎什么都是刚刚搭建起来,简陋的可怕。没有人想到装备精良的军队居然会接二连三的失势,双方差距过大,会有这种意料之外的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阿尔弗雷德一脸阴沉的坐在木质桌前,平光镜后的蔚蓝双眼不悦的眯起。

 

联合军部队在这场战役中出尽了洋相,暂时性的撤退变成了溃退,逃跑……在出发前的放肆扬言如今全变笑话,不断的增加军队也于事无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美|国已经不知不觉的陷入东北亚朝|鲜这个大泥潭中了。

 

这场颜面尽失的战斗……该死的中|国人!

 

心中燃起的焦虑让阿尔不由皱起眉头,他揉皱了桌上无用的情报文件直接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没用,这些全都没用,中|国部队神出鬼没,完全找不到踪影,他们先进的武器毫无用武之地!总指挥官目前焦头烂额,最初的狂妄自大已经完全消失,每次通话回国都是请求增援!

 

不断的援助不能带来胜利,却只能证明着他的无能!!

 

临别前那个带血的身影又再度浮现在眼前,面容清秀的东方人站在他的不远处,缓缓的朝他露出了个讽刺的笑,其中嘲讽的态度太过鲜明。

黑色的眼睛明明是注视着他,可其中却空无一物,仿佛天下所有之物都不能进入他的眼里,仿佛他还是曾经那个称霸亚洲的冷傲霸主!

 

王耀,王耀……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应该是恨透了对方,先是翻脸无情的背叛,而后不容分说的划清界限,现在则是与他为敌……

与他为敌……

王耀,你也不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资格?!

 

新成立的中国贫穷落后,什么都没有,却敢与如今世界上的数一数二的强国叫板,对抗联合国军,苏|联都还不敢当面这么摔他脸,可王耀一件不剩的全干了!

美军死伤甚多,阿尔弗雷德不止一次看着自己的士兵在他身边咽气死去的样子……雨夜中,为了逃亡抛弃同伴的尸体,甚至是受伤的士兵。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来自那个总是挂着一脸轻描淡写微笑的国家!

 

如果中|国再次被夷为平地,你的家人再被开膛破肚的杀害,你还能这么笑得出来吗?

王耀……!

蓝色的眼睛彻底被浓重的暴戾覆盖,阿尔扯了扯嘴角笑了出来,心脏处却一抽一抽的开始疼。

 

胜利会属于他们的。

这场战争他所付出的一切,他都要让那个东方人加倍还回来了!

 

让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染上伤痛,让他的身体布满伤痕,跟当初一样跪着,让他永远无法站起来!

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反抗,才不会用那种看似亲近实则疏离的态度对他,才会乖乖地被绑在他的身边永远无法离开!

 

阿尔弗雷德算是明白了,正常的途径只会引来那个东方人的一屑不顾,只有通过战争才能得到他。

 

焦虑与愤怒并没有平息,金发青年闭上了眼睛,他的四周站着训练有素的士兵,整个指挥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谁都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发出声音惊扰了这位世界强国的祖国大人。亚瑟和弗兰西斯带领了指挥部中最为精良的部队前去伏击中|国军,指挥部中与他同级的都不在。阿尔喝了口已经凉掉的咖啡,不满的把杯子重重的扔到桌上。

 

深吸了口气,他慢慢平静了下来。

将要入冬,王耀他们的物资是绝对跟不上了,这个冬天他们注定难熬。即使意志再坚定,人也还是人。等大雪一下,缺少粮食衣物补给的他们,又能撑到什么时候?

联合国军的失势只是一时的,这绝不是结局!

 

这时候阿尔并没有想到,借着夜色的掩盖,一支人数虽少却精良的部队正朝他们悄无声息的靠近……

 

中|国和北|朝的人民军想要和联合国军硬碰硬胜算微乎其微,但埋伏战他们却无比擅长,如今用来偷袭也是毫无困难。就跟阿尔预料到一样,长期的对抗下来,中|国的物资武器变成了最为重要的问题,要拖绝对是拖不起了。

 

擒贼先擒王吧。

蜡烛前,听完其他将领分析完目前局势的王耀静静的坐了一会,这么说道。

 

还在基地懊恼的阿尔完全没想到一场腥风血雨正在朝他靠近,其中一批部队故意往亚瑟方向吸引他们的注意,而另外一支则悄然无声的进入总部……

 

在王耀迅速干掉门外两个守卫时,阿尔刚刚看完新的战报站起身。偷袭随着一声枪响进行开来,一场被夜色掩埋的安安静静的杀戮开始!

 

对上那双不带感情的黑色眼睛那刻,阿尔有那么一瞬间的呆立,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对方,更不会想到眼前这个仿佛从地狱中回来的恶鬼居然是王耀。

 

他的脸上还有着未干的血迹,衣服上沾着不知是他还是别人的鲜血,黑漆漆的眼睛幽深的见不到底。这样的气质如同将死未死从地狱中几度轮回回来的,带血残忍的艳鬼。

 

倒在他身旁尸体的出血量绝不是用枪能造成的。

 

阿尔想起了当日王耀对他所说他最擅长使用的武器并不是枪……

 

刀。

是刀。

闪着寒光的匕首被双纤长有力的手紧握,带着杀意的冰寒与主人融为一体。

 

比起枪支弹炮这样的热兵器,冷兵器在战场在已经不那么普及。可在王耀手上却是搜刮生命的利器,走过的地带遍布血与尸体。周边还有枪声不断响起的声音,火光再次点燃了夜色!

 

没有人能让他这么难堪过,除了王耀!

他曾说过世界都将会是他的,可现在他却连一个中|国都征服不了!

 

当锋利又冰冷的匕首捅入阿尔肩膀的一刻,除了疼痛外,阿尔还感到了面上的温热。浓稠带着体温的液体从上方滴落到他脸上滑落,疼痛带来视网膜前一阵漆黑后渐渐恢复,他看到王耀嘴唇边抑制不住流出来的血。

 

那一枪,看来是打中了。

差一点就能命中心脏的一枪。

可该死的,怎么没能送这个恶鬼重归地狱呢?

但这人就算真的是下地狱,也会拖着他一起去的吧,至少那双黑色的眼睛是这么说的。

 

握着枪的那只手已经被身上的黑发疯子卸掉了,视线完全变黑前,他看到了王耀朝他轻轻的笑了笑,大片大片的血花在他墨绿色的军装上蔓延开来……

 

他是想同归于尽?

笑话,那个中|国人是绝对不会干这么愚蠢的事情。

他只是冷漠的送别人去死,然后不择手段的活下来!

 

……

 

阿尔是被雷鸣声吵醒的。

这个时节很少会再下这样轰鸣的雷雨了,闪电划过天明,照亮了夜空,然后一声惊雷的巨响暴起!蔚蓝的双眼缓缓地睁开,带着一丝迷茫的疑惑,望了望窗外。

 

这是一间超越想象的简陋屋子,带着一股淡淡的医药酒精味。烛光未能照明整间屋子,夜晚的冷风吹得人不由有些瑟瑟发抖。

 

全身的疼痛让阿尔的大脑立刻清醒过来,他第一眼就是看向屋内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王耀,像是察觉到他的苏醒,纤长的睫毛微动两下,黑色的眼睛缓缓睁开。

这时候的王耀已经没有之前看起来一副充满着杀意的模样,衣服换过,身上的血迹也洗净。见到阿尔一眨不眨的望着他,王耀扯扯嘴角,声音却是有些沙哑,“好久不见呐,世界的Hero先生。”

 

叙旧的口吻,冰冷的态度。

 

“王耀,你疯了。”阿尔一字一顿的说道,杀气腾腾的蓝色眼睛几乎被逼出了红,“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黑色的眼睛一眯,王耀淡淡说道,“正常途径请不到你,只好出此下策。”说罢他还弯弯嘴角,笑中都透出一股凉薄,“见谅。”

 

FUCK!

那一刀几乎没把他半只手臂切下来,行凶者毫无歉意的说着道歉的话,明摆着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姿态。

 

冷风透过屋子吹进,室内冰冷的和室外没什么两样,阿尔只觉得手脚发凉,同样发凉的还有他的心脏。王耀站起身,走到床前伸手把窗户关进。他每一步都走得很稳,但阿尔仍然敏锐的察觉出他步伐的颤抖。

战争带给他损失的同时,也同样在王耀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你想要什么?”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近乎冷漠,他注视着站在他床边的王耀,费力支起半身,“煞费苦心的夜闯敌营,不惜暴露自己的所在,是想要什么,谈判权吗?”

 

注意着王耀的表情,阿尔扬起嘴角,露出了个平日毫无差别的张扬的笑。

 

“那么Hero可以告诉你,无论你想做什么,Hero的回答是。”

 

“绝不可能!”

 

“亚瑟他们很快就会发现Hero被劫持的事情,这场战争你们绝对赢不了,长期作战,我们完全不怕。”

 

“朝|鲜战争,你们必输无疑。”肩膀的疼痛再次传来,“苏|联并没有增援你,现在拿我当人质,你承受得起这样的后果吗,王耀。”

 

“哈,当时投靠苏|联时,你想过他会将你置之不理吗,背叛Hero……”

 

话音未落,阿尔就感到右脸被狠狠掐住然后往旁一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一只手稳稳的钳住他的衣领往上用力一拽,王耀低下头,微微牵起的嘴角笑的即挑衅又冷漠。

 

“在别人家里,头一件要学会的就是闭嘴。”

 

“我说过,会选择红色从来跟那只北极熊没什么关系,不要一厢情愿的想太多了。”

 

“要和你上司怎么交涉,是我的事情。”王耀低声道,“你好好做你的俘虏就够了,琼斯先生。”

 

两人的距离很近,温热的呼吸可以打到对方脸上,这样暧昧的距离中二人间却只有剑拔弩张的气息。

 

阿尔面上撑得再怎么不在乎,但只要他人在这里,就证明至少在这一步上,他输了。

输了。

可他输给这个东方人的又何止只有这一次?!

 

盯着那双不为所动的黑色眼睛,阿尔只觉得满腔的愤怒都找到了发泄点,他只想拿把刀把对方的心脏剜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能够无论何时都这么无动于衷?!

 

他以为王耀曾对他的态度是独一无二的,时过境迁的今天他才明白这人对谁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即便他现在距离世界之巅只有一步,他的眼底依然没有他的存在。

宁愿背离整个世界选择孤注一掷的道路,王耀他也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头也不回的行走下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淡淡的微笑着伫立在一片红色间,王耀站在他的身边手上拿着与他相同的旗帜,每当想到这样的场面,阿尔都觉得有些窒息。背道而驰后渐行渐远,明知无可挽回仍想用力抓住。

正是因为这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太过浓烈,反而在见到正主时更不知如何表达,金发青年移开了目光,唯一能动的左手用力紧握。

 

王耀有些诧异的挑挑眉,松开了手,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安分了。身上的疼痛提醒着自己,那枚子弹原本不应该打偏的,他分明看见眼前按照国家年龄来说还算是孩子的人在开枪前终究还是偏离了方向。枪弹没入了左肩,很疼,却不致命。

 

但很快王耀就发现他错了,阿尔一时的退让不过是为了下一步的报复。被对方完好的左手没防备的擒住下巴往下扯,一个带着血味的吻覆了上来。

 

阿尔弗雷德近乎粗暴的吮吸着他的嘴唇,恶狠狠地啃上去。这与其说接吻不如说是撕咬,像是发泄着满腔的不满,可又带着几分委屈。王耀长期累下来受的伤绝不会比阿尔轻,受着枪伤的地方还在发热作痛,每次听着微薄心跳入睡,他都会有种它会随时停止跳动的错觉。

 

虽然阿尔的力气很大,但是想挣脱也不是没有办法。

王耀眉头一皱,推着对方的肩膀分开了点距离,刚想说话就被对方恶狠狠瞪着他的目光给怔住了。应该说能怔住他的不是目光,而是那双微红的眼眶。

王耀也说不准这是被气的还是什么别的……倘若有委屈,王耀倒是被气笑了,谁还能比他更委屈不?

 

他要抱着谁哭去?

谁能给他抱着?

 

最终王耀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看着那双蔚蓝澄澈的眼睛,轻声说道,“你小子还倒搞得我欺负你似地,谁先拿着大炮武器砸上别人家来了?”

 

“是你先背叛Hero的。”阿尔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还跟那只北极熊在情人节那天结盟!”

 

王耀:“……”

这关他什么事?!

再说,这是事情的重点吗?!

 

反驳哪一句似乎都不太对,王耀无语的摇摇头,目光也染上丝无奈,“你这孩子……”

 

“Hero早就不是小孩了。”阿尔坐起来,紧紧握住王耀受伤的肩膀,语气冰冷,“Wang,选择与我对敌将会是你做出最错误的决定。”

 

“挡在Hero面前的国家,无论是谁,我都会一一铲除。”

 

“谁都无法否认,这个世界将会属于我。”

 

“包括你。”

 

这样自傲的话语放在别人身上是可笑的,但是在阿尔弗雷德身上却是那么的理所应当,现在的天之骄子,他想要的东西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肩膀的疼痛让王耀不免皱了皱眉,这样轻狂的宣言没有使他恼怒,他只是笑了笑,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那么你也给我记清楚,小子。”

 

“我不属于任何人,我是王耀,是中|国。”

 

“不管日后你如何强大,你所拥有的世界里,绝对不会包括我,明白了吗?”

 

“美|利|坚。”

 

---TBC---

 

金钱开撕。

阿尔小天使终于明白傻白甜模式追不到老王,然而狂拽酷炫模式估计也悬……请参考你隔壁的苏总。

不过未来美帝模式下的阿尔小天使,还是……非常帅的(喂



评论(73)
热度(2248)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 茶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