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游平台登录

[APH|黑三角]利益往来 08

[全部目录.]


第八章


两颗原子弹的落下彻底结束战争的同时也给全世界看到美国惊人的军事力量,日本投降。这也是王耀在抗战后再一次见到本田菊,那个他看着长大的国家。

他们一行人由中方领入会场起就一直沉默着。受过弹炮的折磨,本田菊的脸色并不太好,惨白一片。但他仍站的笔直,白色的军装纤尘不染,腰间佩戴着黑色军刀。

 

王耀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弯腰,鞠躬,呈上佩刀,然后抬眼轻声说道,“NiNi,对不起。”

 

谨慎,知礼,这些都是他教给他的。

同为东方人,其实他们长得很相似,一样的黑发黑眼,差不多的文化习俗。手把手教他写字,把自己先进的文化引入他们家的画面好像还历历在目,谁又能想到时过境迁的今天,他们居然会刀剑相向厮杀个你死我活。

王耀本以为自己在看到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时会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报复,也在让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让他也感受下自己的悲伤和愤恨。但人真的站在眼前,他发现自己连个表情都懒得给他。

 

道歉又有什么用呢。

是想求得原谅吗。

做梦。

 

两人之间明明站着这么近,但却像是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一般。

回不去了啊。

王耀听见自己的心里的声音这么说道。

血海深仇,又岂是一纸降书或轻描淡写的道歉就能铺平。

当年将人抱在膝上,指着书上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时,终究是忘了教你,爱这个字眼,是何种含义。

 

*

 

这本该是扬眉吐气的一天,王耀的情绪却并不高,他这时本来应该跟宴会厅里的那群人一样穿着华服美衫,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捧着酒杯高谈阔论,在一片觥筹交错中洋洋得意的诉说胜利的喜悦。而不是独自一个人坐在偏的不能再偏的会客室,桌上摆几瓶白酒猛灌,一点喜悦之情都提不上,反而越喝越气闷。

 

王耀酒量很好,好到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口中辛辣的味道并没能冲淡胸腔里憋闷的感觉,这使他不由自主的加快喝酒的速度。到后面干脆连杯子都不要了,直接拿酒瓶,颇有当年在草原上叱咤风云的豪迈。

 

身旁被他抓来的随从一开始还多加阻拦,直到被王耀轻轻的看了一眼之后就吓得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那黑漆漆的瞳孔里尽是满满不耐的杀意。温和恭谦的虚假外表彻底脱落了一样,像极当年那个威坐于紫禁城中杀伐决断威严傲慢的宗主。

 

王耀自认为脾气不错,但前提是不要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在他特别想找谁打一架时要是有人送上门来,他也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偏偏人来的刚刚好……

从门口垂下的围巾边就知道来者何人了……

 

“作为战胜国躲在这里喝闷酒,宴会很热闹哟~”一身利落笔挺的军装,即使到了室内也仍然裹得严严实实的打扮,王耀不用看脸都知道是谁,来者缓缓走到他的面前摇了摇剩半瓶的酒,“庆功会主角缺席可不好。”

 

庆功会……

每次你们的庆功会都没给我留下什么好的回忆呢。

上回庆功会喝趴了一群人,虽然没醉,但是喝多了也会头疼的。

 

王耀数了数桌上瓶子的数量,认真思考下发酒疯把这只熊打出去的可能性,但随即想到他家军队还在自家东北就果断的放弃了。

 

伊万看着王耀沉默一会,然后耸耸肩道,“缺我不缺,倒是你闲逛到这里,单让那位英雄先生出风头好吗。”

 

苏美关系只是暂时缓和,一旦战争结束就会立刻重新对立,同盟国的国家各个都不瞎,另一场战役将在世界战争后再次打响。

 

伊万翘起嘴角,紫色的双眼里不带笑意,“让那个笨蛋得意一会好了,比起吵得让人心烦的聒噪音,还是耀这里安静些。”说着他拿起剩下半瓶的酒,朝旁边呆立的随从轻瞥一眼。

 

可怜的下属一天之内受到两位大佬的惊吓,连礼节都忘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会议室,轻手轻脚的带上了门。

 

王耀觉得有点好笑,“你在阿尔家人面前这么说他们的祖国真的好吗。”

 

伊万研究了瓶子上的文字半天,尝试般轻抿一口,“嗯……都差不多了,唔,这个味道不错。”晃了晃手里的酒,“度数很高,耀的酒量不错……独自坐在这儿喝酒,是有什么不开心吗。”

 

看着眼前的人大有坐在来谈天的架势,王耀着实有些头疼,更头疼的是他还不能把别人怎么样……“我们中国人喜欢喝酒庆功,喝越多越开心。”他随口胡扯,“这次非常感谢您的帮助,苏|联先生,待您的军队回国时,必定送上厚礼。”

 

伊万闻言笑了笑,“耀你变脸的真快呢,这么快就开始赶人了吗,放心,苏军很快就会撤离东北,这是我们约定好的。”

 

王耀面无表情的重新开了瓶酒,朝对方的方向举了举,“希望您信守承诺。”

 

东方人看似纤弱,却挺过了无数次致命的打击,强韧的打不倒。伊万单手扶着下颚,看着对方灌酒的样子,忽然起了点戏弄的心思。他慢条斯理的走近,单手扶上对方身后的皮质沙发,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那如果我……不遵守承诺呢。”

 

话音落下的瞬间,空气瞬间凝固!

王耀握着酒瓶的手一顿,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但那真是太快了,快的伊万都觉得那瞬间的错愕是错觉。

 

见到对方不言不语,伊万不知怎么的心情就好了起来,顺带的解决了剩下半瓶酒。虽然味道比不上自家的伏特加,但也确实够劲……中|国的酒吗。他在等对方沉默片刻后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只要王耀放软身段求……算了,只要放软身段就够了,从东北退军只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况且他拿足了从中|国得到的利益,原本就没想再多做停留。

征服从来是一件让人享受的事情,搞定个他老冤家都搞不定的对手,这更无疑是让人神清气爽的事情。

 

不料,王耀很快就放松下来,他转过头看向伊万,语气无谓甚至有些随意,“您要是不退兵……那我……”

 

会怎么样?

你会怎么样?

 

“也没什么办法。”

 

伊万:“……”

这会惊讶的换成另一方。

紫瞳对黒眼,短暂的错愕后,他不由笑了出来,这家伙真是实诚的有些太可爱了。

要是只看外表,有时候他真会忽略了眼前的人老狐狸的本质。

 

“别说不退兵,就算您全军驻扎,按照我现在的能力也还真没法拿您怎么样。”

 

这是事实,这对国家而言难以启齿,但却是个事实。

可王耀却跟没事人一样说出来了,跟不是自家的事情一样。

 

“那么约定对你而言并无意义,你又凭什么认定他国会遵守呢?”伊万眨眨眼,心情大好的发问道。

 

“什么都没有。”王耀单手撑着侧脸,黑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赌一赌吧。”

 

“那你和美|国的之间的赌约,可是输了哦。”

 

“是啊。”王耀笑了笑,“这次和您赌不知道会不会赢呢,还是那小子他哥言传身教告诉我的,弱者没有选择的权利。”

 

伊万眯起眼睛,“我不会让你再赌输了这次的,耀。”

 

王耀心里呵呵两声,两人碰了碰瓶子,一起喝了酒。

 

虽说是摸准这只北极熊的心思知道他一定会撤兵,但那句没办法也不是说谎,外战才刚刚结束,内战就立刻打响。快的连让人喜悦的片刻都没有,这时苏|联不走,别说出面赶人,就算他们住下都只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耀,你家情况很不好呢,自家人打起来很心痛吧。”

 

“习惯了。”

 

“哦~那你觉得哪边会赢呢?”

 

“不知道。”

 

“口风真紧呢,得到国家的支持恐怕是当权者最急需要做的事情吧,你的意志尤为重要呢。”

 

王耀叹了口气,“苏|联先生,您是想听真话呢还是假话呢?”

 

伊万歪了歪头,“嗯,叫我万尼亚就好了……真话吧。”

 

“我不想告诉你。”

 

“那假话呢?”

 

王耀:“……”知道是假话也想听吗?!

 

“听说中|国的国家化身私下有跟红色组织接触过,我想这大概是个流言吧……”伊万缓缓说着话,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王耀的脸色,“无论如何,以后要是能成为战友,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意识形态不同上的纷争王耀很清楚,而眼前的男人正是外面那个崇尚英雄个人主义的头号大敌,推崇红色主义的头号大国。

 

过了半晌,王耀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们所构想的世界又是什么呢。”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人人平等,富裕的社会。”

 

王耀愣了一下,“……这听起来真是荒谬。”

 

“但也很美好不是吗。”伊万俯下身,“这不荒谬,王耀,这将会是真实存在的。”

 

紫色的眼睛里弥漫着笑意。

阿尔的双眼里尽是张扬狂放的自信,而这双眼里却含着不可动摇的坚定。

 

红色吗……

 

“不过在庆功会上就不说这些了~”紫瞳突然离开视线,抬头就见这只北极熊笑的见牙不见眼“和你聊天很开心哟。”

 

瞧着这异常灿烂的笑容,王耀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而事实证明他的预感一直以来都是非常准确的。

东方人的直觉啊……

 

*

 

同盟国胜利,反法|西|斯庆功,原|子|弹研制成功,全场最得意的就属阿尔了。他的确有资本得意,战争的最后是由他来收尾,也像全世界炫耀了他的力量,除了某个挡在他面前怎么也不掉下去的拦路虎冤家外,他距离世界之巅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除了开始时出现了一会外,苏|联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还有某个许久未见的东方人。这次两人虽说全程一直在一起,可因为各方面因素没说一句话,阿尔早知道王耀他家又出现了什么麻烦,正准备找个时机和他好好说下这件事,可一场宴会时间下来,人就跟凭空消失似地,完全找不到踪迹。

 

才有的协议的仇在阿尔不觉得这两个同时消失的人会搅到一块去,派人去问才得知王耀坐在偏厅喝酒,趁着空余时间,他随着刚刚侍者说的地方找人去。

 

宽敞的走廊空无一人,他快速找到那间会议室,直接推开那扇雕饰精美的门,接着便被里面的景象怔的愣在原地。

 

同时也处于愣神中的还有王耀。

 

只不过他也没什么时间来愣神了,全身力气都用在抵抗这个看似温柔实则凶狠的吻上了。

 

伊万的吻很符合他胜利者的身份,脸上温和的笑消失的一干二净,就连本该温柔的轻吻都流露着霸道的强势!轻而易举的撑开对方抵抗的口腔,细细的扫过每一寸领地……

 

王耀整个人都有点不好,纵横江湖五千年,还是头一次有个人敢反手按着他朝他做这种事。稀罕的几乎想让他笑出声,眼神凌厉的想要杀人。

被入侵的厉害,他难受的想要退后,可身后就是坚硬的桌子边缘,反而咯的腰生疼。

 

控制欲这么强的吻……

 

王耀觉得自己要疯,手已经攀上了系在腰间的短刀,就在这时伊万却松开了他,伸手抹掉对方嘴角残留的津液,视线越向了站在门口的阿尔。

 

“又来了一个不请自到的客人呢。”伊万笑笑道,“你看看,耀。”

 

---TBC---

 

我什么都不知道……本来想让金钱组关系锋利点,没想到露中都被我搞得一副要撕逼的样子了……


评论(45)
热度(2487)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 茶燃|Powered by LOFTER